毒落汐•鬼姬

近期失踪。。。
就没在过。。。

落殇(5)

就先这样吧(心虚)

我……最近忙着看小说,毕竟快开学了,虽然看不完但能看一点是一点……

这是我刚码完4后码的,然后就……好像……也许……可能……就没动过了……





~~~~~~~~~~~

“唉?你们来了?”柠檬不动声色地眯了眯眼,“那就坐吧。”

“……”

喵喵喵?格瑞有些懵逼,你们不是朋友吗?这莫名的杀气是怎么回事。

雷狮和凯莉相互看了看,无视柠檬因无语而翻的白眼,心有灵犀地各自占了格瑞左右两个位置,让夹在中间的格瑞莫名其妙。

(雷:你以为你的白眼很美丽吗!)
(凯:你以为你的斜视很漂亮吗!)
(柠:……)

“祭司大人,您不是有事吗?”格瑞试图打破这尴尬。

“呵。。呵。。没什么事,就是想找您聊聊天。。。”柠檬咬牙切齿地蹦出来一句话。

……

“那……没什么事吾就先走了?”

“不行!”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喊到。

ヾ(°ー°ヾ)^?啊咧?

你们原来都这么齐的吗!!?

呵呵,好,好,就这么耗着吧。。。

……

“对了,格瑞先生您不是有事要找三太子殿下吗?”柠檬终于没办法找了个理由。

雷狮突然两眼放光。

“也没什么事,就是来跟他打个招呼……”(不,是作者忘了有什么事)

“大哥……”

卧槽!谁!

雷狮一愣,随后挑了挑眉,“卡米尔。”

旁边的两位都快熬不住的女士顿时热泪盈眶,卡卡,你就是天使啊!

“嗯。”

“有事?”

“嗯。”

“嘉德罗斯太子到了,就等大哥您了。”

wdm!这又是谁啊?

“嘉德罗斯?”格瑞面色一动,抬手就抓住了卡米尔的手,“他来做什么?”

“啊?可不可以请您先放开我。”卡米尔皱眉。

格瑞听言有些愣地松开了手,“我……”

“你认识嘉德罗斯?”雷狮惊讶地看了看他。

“嗯,认识。”格瑞点了点头。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安莉洁问道。

“朋友……”

“和邻国太子是朋友,厉害啊。”

“……什么朋友?”凯莉追问。

“别多想,就普通朋友……”格瑞无奈道。

呼……

雷狮凯莉安莉洁表示……

呵,我不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仗着你英俊潇洒资质过人所以水性杨花风花雪月到处拈花惹草招蜂引蝶你以为你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就了不起了吗……!

……

好像……是真了不起……

“呵,”雷狮吐出一口气,“那现在就去吧。”随后又把头转向了格瑞,似笑非笑,“你,也一起去……”


~~~~~~~~~
(我自己都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了……)

瑞:……我?我怕自己魅力太大刚露面他就飞扑过来。

【伞修】骗子与傻瓜“如果可以,我还想继续骗你”

♡不知道是些什么鬼
♢有ooc,私设超多,bug请无视
♧叶修第一人称自述
♤本应有前言,but……我是个废的。


┅┅┅┅┅┅┅┅┅┅┅┅┅┅┅┅┅





鲜血从伞尖上流了下来,从我的手腕上滴下去,染红了墓地旁的草坪,鲜血从岸上流入河水,一丝丝扩散开来。

我望着他,他也平静地看着我,脸上一丝怨恨都没有,只是忧伤。

他问我,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不解,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

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那种包容一切而又怜惜的表情,慢慢转换成了一丝释然,然后我听见他喉咙里模糊的声音带着一抹牵强的笑意,阿修,我……依约回来了……

我听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散于这片旷野,像一个迷路的孩子一样茫然无措。

千机伞从我的手中跌落下去,我不受控制地抱头痛哭起来。

秋木苏?苏沐秋?

苏沐秋,我的爱人,我亲手杀了我的爱人,杀了那个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见的人。

我抬起了头,看着红叶纷纷扬扬飘落下来,落在我身上,也落在他身上。

我有些僵硬地伸出手摘下他的面具,颤抖着环住了他逐渐冰冷的身体,大哭着伏在他颈边,声音断断续续传出,想平静地和他说几句声音却不知在何时染上了哭腔,

沐秋……沐秋……

你……回来了

一个人在外面那么久,一定很辛苦吧……

喂……

沐秋……你再不理我我要生气了

我真的要生气了……

你信不信我把你的材料装备全部据为己有……

你不会……又抛下我自己走了吧

不会的……沐秋你最好了……

沐秋……

你当初……

你当初为什么要走啊……

为什么啊……

……沐秋?

沐秋……






我最终还是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我从小到大的地方,

我没有想过要留下,而且我知道他也不会希望我继续留在这里。

我要带着他的那一份去完成他还未完成的愿望。

而我的愿望就是实现他的愿望。

我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

那是我最后一次舞动千机伞,却将沐秋刺杀在我的伞下。

当初那个问题答案我都知道,只是不敢承认罢了。

我走前在他身上摸出了一封信,泛黄的纸张却刺眼地写着,要不杀了叶修,要不我们解决你,你自己慢慢考虑吧。

我悔恨,恼怒,不解,却又有些嫉妒,

为什么是他收到了这封信!为什么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就不能我们两个人来想办法!

我也无法不承认,他,是为我而死。

我突然间想起了我们的第一次相遇,那个如阳光一般灿烂的少年闯进了我的视线里,

“我叫苏沐秋,你呢?”

“叶……叶修。”

那是一切的开始,也宣告着一切的结束。

他的笑容如同阳光,温暖的话语已经融化了晚秋的凉意。

我曾经想问他,他为什么会喜欢我?

但,还是没有问出口……

等我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决定问他时,

他走了……

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就好像从未来过一样……

我没有去找他,

是不敢吗?

可能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

就这样,一年、两年……

我都要崩溃了……

黯然笑着哭,说傻……

不知从何时开始,

秋木苏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

相像的名字也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相同的性格也没有引起我的怀疑……

甚至他突然出现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就这样又过去了许久……

直到我杀了他我才发现……

我,

是真的傻……

傻得不可理喻……




┅┅┅┅┅┅┅┅┅┅┅┅┅┅┅




沐秋……

骗我……真的很好玩么……


【金瑞】都是老天干的好事


我私心严重。。。

首先,金喜欢格瑞这件事大家是知道的,格瑞。。。也有点清楚。

不会写甜文我这次豁出去了。。。

~~~~~~~~~~~~~




“呐,我告诉你个事……”凯莉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朝四周瞅瞅后,向金勾了勾手指头,金看到后有些不解地凑了过去,

看到周边没人,凯莉神秘兮兮地说,“……其实格瑞他,喜欢穿女装,活生生的一个女装大佬。”

“啊?”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凯莉,“不可能吧?”

凯莉慢悠悠地撕开棒棒糖的包装,有些慵懒地回了一句,“怎么不可能。”

“可是格瑞他……”

“诶哟,”凯莉抬手堵住了金的嘴,“你就不能有点脑子吗?你想想格瑞那一衣柜的洛丽塔洋装?”

“可格瑞说那是给他未来的女朋友留的。”

“你是真蠢啊,还是真蠢啊。”凯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金的脑门,“这话你也信啊。”

“为什么不信啊。”

“唉,算了,我告诉你吧。”凯莉生无可恋地往后瘫倒,啊!真是败给这脑残了,天要亡我也!

“就在昨天,鬼姬小姐开的漫展上,请到了一名B站上特别有名的coser,叫瑞姬玥然,亲切一点就叫瑞姬,还有些更大胆的就瑞瑞瑞瑞的叫。”

“那跟格瑞有什么关系?”

“真是服了你了。。。”凯莉扔过去一个关爱ZZ的眼神,“那个瑞姬玥然就是格瑞。”

……
…………
!!!!!

“不可能吧,”金质疑道。“先不说那个什么瑞姬是不是格瑞,单是你们那个漫展格瑞就不会去吧!”

“死脑筋。”凯莉硬生生翻了个白眼,这小子怎么就不开窍呢?我说话就这么不靠谱吗?

“是真的哟。”突然一个冷不丁的声音传来。

Woc!谁!

凯莉吓得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柠檬!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是吗?嘻嘻。”

安莉洁这一笑笑的凯莉都愣了许久。

啊!好可爱!天然呆笑起来果然是致命的!

凯莉也就盯着安莉洁傻笑。

等等!

她在想什么啊!

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咳咳!凯莉无声地咳嗽了两声,试图用咳嗽掩盖这尴尬。

“对了,金,凯莉说的话是真的哟。”

“昨天凯莉带我去了呢。”

“我们还误打误撞进了瑞姬的休息室。”

“是格瑞哟。”

“我和凯莉都看到了的。”

安莉洁干净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着,迷迷糊糊间还能看见凯莉在一旁搂着安莉洁还对他露出挑衅的笑,眼神里还有些好奇和期待。

但那些都不重要了。

那个瑞姬
真的……是格瑞吗?

金有些心烦意乱地揉了揉自己的金发,

烦躁,

真心烦躁。

他难道就没有期待过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叮咚~手机响了

金有些无神地看了看手边的手机。

是凯莉的,上面写着,

“要是你真想弄清楚,下周去漫展,你还有一次机会。”

金看了看凯莉发来的宣传海报,心中早已有了一个计划。



漫展前夜


矢量箭头:凯莉,你在吗?

你魔女是世界的珍宝:在啊。

矢量箭头:我想。。。明天跟格瑞告白。

你魔女是世界的珍宝:。。。

你魔女是世界的珍宝:诶哟,突然间开窍了。

你魔女是世界的珍宝:有啥想法没?

矢量箭头:……没。。。

你魔女是世界的珍宝:好吧,我也是服了你了,那我们就用最简单明了的方式……

balabala……





周日,漫展当天





“凯莉,你说能行吗?”金还有些害怕道。

凯莉飞快地扫了一眼身旁的金,大哥都到这地步了你怂啥呀!要追就追!你慌啥!

“不要紧张,真相要自己去查明才知道,不是吗?”

啊呸!你现在应该鼓励他勇敢一点告白!

“金啊。”凯莉语重心长的说,“人有时就要赌一把,告白吧,这样对你对他都好,你就那么确定他对你没好感。”

他对我有好感?金摇了摇头,几乎不可能。

从小格瑞就对他冰冷而疏远,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几个朋友……

“行了行了,不要再想了。”凯莉在身后狠狠地推了金一把,“就在那边,快去吧!”

凯莉扯了扯安莉洁,向金挥了挥手,“我要和柠檬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了,拜拜喽。”

“金,要加油哦。”安莉洁道,顺便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呜,金现在是欲哭无泪啊!这些人怎么就这么不靠谱,所以说,还是靠自己吧!

“对了,是那边吧。”金揉揉脑袋,有些懵逼的朝着那间房走去,轻轻叩了叩门。

“来了吗?”格瑞以为是鬼姬小姐来请他去现场,却没想到开门后看到的是金。当即就愣在了原地。

“金,你……你怎么来了。”

“啊?格……格瑞。”金满脸通红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化着淡妆一身女装的格瑞,

“……”格瑞无奈,“先进来吧。”

“啊?哦。”

金表示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办……我是谁……我在哪……现在应该做什么……

“金?”格瑞看金没有反应试探的叫了一声。随即便看到金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

“没……没事……”

金心里有些忐忑地走向沙发,却觉得脚好似跟地面黏在了一起,每走一步都觉得脚异常沉重,慢吞吞的。

然鹅……却因为走得太慢,步伐不稳被自己绊了一跤。

不知道是老天的眷顾还是爱神被逼急了,让金刚好倒在了格瑞上方,双手撑在墙上,脸靠得特别近,不一会,两个人脸就都红了起来,却没有人去打破这个状态,不,应该是都不愿打破这个状态,

“呐,格瑞,我喜欢你。”金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都听不清楚,但格瑞却清楚地用他的吻回应了他,

“嗯,我知道。”




~~~~~~~~~~~~~

凯:柠檬,看到没,我说躲在窗边就不会吃亏。

柠:嗯。

我回来
是因为我爱的人在这里

我只是希望他好好活下去
希望他幸福

希望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真的……

只是爱你……

落殇(4)


这周出了点意外。。。

就水一下吧。。反正我已经水很久了。。。


~~~~~~~♢~~~~



。。。

雷狮第N次看到凯莉在撕棒棒糖包装,

“……”

“Woc,你到底带了多少棒棒糖来,还没吃完。”雷狮震惊道。

凯莉有些不以为然地想了想,

“没多少,也就带了四分之一吧。”

我。。。

我艹你妈的四分之一,你四分之一有多少你不知道吗!你是要长征还是咋的,还也就带了四分之一!

雷狮生无可恋地举了举手,“空间还能放东西吗?”

“唔,应该吧。”

“对了,柠檬呢?”雷狮疑惑道。

凯莉耸了耸肩:“不知道,今天一早就没看到她。”

然鹅。。。

“格瑞先生,您来了。”安莉洁看到男子后,笑着快步迎了上去。

“嗯?你是?”格瑞问道。

安莉洁怔了怔,随后又非常有礼貌地说:“先生,吾名安莉洁,您大可叫吾柠檬。”

“身份?”

“占卜祭司。”

“雷狮呢?”

。。。

“不用急,殿下待会会来的。”柠檬表面淡定,依旧微笑着,心里已经开始骂雷狮了。

“可否让这位小公子先回避一下,吾想请先生去那边小坐一会,聊些事情顺便等三太子殿下?”

“格瑞~”金有些不满地扯了扯格瑞的衣袖。

“为什么不能带着金。”格瑞边说边宠溺地看着金。

“嗯——,没什么,要不吾先把金小公子带回屋。”柠檬特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格瑞看了看安莉洁又看了看身边的金,

“……好。”

“格瑞~!”金有些不高兴地喊道。

“你先去,吾待会便回来。”

“好吧,去哪,吾自己去……”金失落道。

安莉洁指了指那边的屋子:“金小公子,就在那。”

金。。。就这么走了?

不可能。

他转头瞪了安莉洁一眼,然后。。。就真的赌气走了。

“格瑞先生,我们走吧。”安莉洁说话还是这么不紧不慢,带着格瑞边走边聊。

然后。。。

传来一声略带愤怒的声音,
“安莉洁!”

我们把事情倒回一分钟以前,
凯莉和雷狮听到外面有响动,两人推门而出……

看到……

柠檬正在和格瑞谈笑风生……

Woc!死柠檬你竟然抢跑!人性呢!道德呢!良心呢!重色轻友!我们之间的友情呢!

友尽!
谢谢!
拜拜!

~~~~~~~~~~~~~~~~~

(* ̄0 ̄)
安莉洁:——什么?良心?
我们仙女不需要良心,
没良心的我逍遥自在,
有良心的你不会累吗?

……

(▼皿▼#)

(*Ӧ)σ怼她

落殇 番外一 差别对待

不要问我为什么才三章就番外……

......就是不想码……

so……先水一篇现代番外(bushi)……



~~~~~~~~~~~~~~~~~~~~~~~


“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很幸福,我有一个爱我的男朋友,他叫雷狮……”他没有再搭理我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们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原因是因为入学那天他因为赶早不小心撞到了我……”他的声音开始哽咽,我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安慰他的办法,只能静静听着,


“我曾经问过他,如果我比他先死,他会怎样……”


“他说他会感到庆幸,”


“……留下来空守余生的是他不是我。”


“……可却是他车祸去世了。”


“他死在了我前面……”


“我问他,如果是他先死,我该怎么办……”


“他回了一句,傻瓜,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这不就发生了吗!


他没有再继续说话,咬着下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滴落下来……




我想了很久,却没有告诉他,

上次我从他家带出的那张纸上写着,


如果是我先死,找个女朋友,好好活下去……




~~~~~~~~~~~~~~~~~~


下面是作者给自己加戏加的……


咳咳,


又是秋天,妹妹和我去北海看了龙王,啊呸,菊花……白色的balabala......



~~~~~~~~~~~~~~~~~~~~~

我俩在一块,要好好儿活……

落殇(3)


感觉自己写得越来越不对劲。。。

关于嘉嘉。。。表打我表打我。。。


~~~O(∩_∩)O~~~

格瑞表示我可能活在梦里很久了。。。。。。

嘉德罗斯怎么来了!!!

格瑞看着满脸笑容的嘉德罗斯叹了一口气,

“金呢?”

嘉德罗斯表情有了些变化,快步上前,有些不满地扯了扯格瑞的衣领,让格瑞视线与自己平齐,

“明明吾就在你面前,而你先问的却是那个渣渣。”

“那你得先回答吾,金呢?”格瑞皱了皱眉,问道。

嘉德罗斯有些落寞地指了指屋内,“他在里面睡着呢。”

没事就好,格瑞暗自呼了一口气。

“那你来做什么,吾可没说准你进来的。”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怎么说吾也是邻国的太子,我们两国世代交好,你就是这样对吾的?”

真是斗不过他。。。

“那你是来这?”

“找你打架啊,格瑞!”嘉德罗斯好像来了兴致一般,挥了挥手中的路障,啊呸,大罗神通棍,那时候还没有这种神奇的路障。。。

“不打。”格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嘉德罗斯。

“格瑞……”

“嘉德罗斯,外面怎么这么吵啊,”金打了个哈欠,有些摇晃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金。”

“诶,格瑞,你回来啦!”金瞬间醒了一大半,看到格瑞就往格瑞身上贴,却被格瑞抬手抵住,

“别闹。”

“诶,格瑞,就让吾抱抱嘛。”金撒娇道,一个转身又搂住格瑞的腰。格瑞也只是象征性地挣了挣。

刷——

一阵风声,大罗神通棍直指着金,嘉德罗斯有些愤怒地说道,

“渣渣,放开!”

“嘉德罗斯,你干什么!”格瑞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慌张,把金往身后一推,抬手抓往大罗神通棍,“你疯了吗!”

“不……不是的,吾……吾也不知道怎么,吾……吾只是……”看不惯别人和你这么亲密……

是羡慕吗?是嫉妒吗?

“……你不会……讨厌吾吧?”嘉德罗斯有些颤抖地问道,他是真的怕了,自从遇到了格瑞以后,他就感觉自己不再像自己了,自己也会有恐惧的事,越来越在意格瑞,害怕格瑞突然不理他,害怕看到别人和格瑞亲密会突然失控的自己被格瑞注意到,……更害怕自己的这份感情被格瑞察觉……

当格瑞听到这个声音时自己愣住了,他印象里的嘉德罗斯没有这么脆弱,他有些犹豫地抬起手,
揉了揉嘉德罗斯的金发,

“不会……”

“真的?”嘉德罗斯有些不信。

“嗯。”

嘉德罗斯抿嘴一笑,抬手抓住对方衣领就往下扯,踮起脚尖在对方唇上烙下一个吻,

“这是王的祝福……”


~~~~~~~~~~

嘉:你要去雷氏王宫就去,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也要去的)

瑞:金……

金:我也要去!
(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都跟我抢老公!!)
(对不起,这个金是假的O(∩_∩)O)

突然发现自己好水。。。

落殇(2)

昨天我一同学问我码不码字
我说我懒得。。。
然后。。。她就码字去了。。。
我。。。。。。

~~~~~~~~~~

躲在暗处的一名黑发女子缓缓地走到了雷狮的身边,望着男子离去的方向托了托腮,转过头一睑笑意地看着雷狮,

“哟,我们三太子殿下不会看上他了吧?”女子有些玩味的说道。

啧,这女人怎么来了。

“不过吾认为啊,那个格瑞先生倒也真生得漂亮。”

嗯,难得这女人和自己意见统一了一次。

“重点是,吾不认为你能追到他。”女子一脸若有所思。

“凯莉,你是来找茬的吧!”

雷狮盯着眼前的女子,额上隐隐有青筋暴动,差点爆出一句粗囗。

“唉哟哟,好歹吾也是和你一起穿过来的。”

“那又怎样。”

“你重色轻友。”

“……”我。。。

凯莉看着雷狮满脸黑线地看着她,抿唇一笑,吐了吐舌。

“不过也没关系。”
“我们可以来比一比,看谁先追到他。”

!!!WC!

雷狮看着凯莉的表情渐渐变得奇怪起来,扯着凯莉就往屋里走。

“woc!”雷狮把门关上,耳朵贴在门上,确定没人后,回了一句,“你别瞎掺和”

“我怎么就瞎掺和了,怎么样,凭实力抢人。”

我。。。。我有一句MMP不讲我就不姓雷!

“好啊,不过我们可说好了,凭实力抢人。”

“你有自信?我可不认为他是弯的。”凯莉惊讶道。

雷狮舔舐着唇瓣,眼神里满是玩味,

“直的我就掰弯他呗。”

。。。。。。

两人相继无言。

凯莉表示我有一句M。。b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对了,任务下来了吗?”雷狮率先打破这片寂静。

“还没,柠檬还没有收到任何指示。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们这次派了我们三个来执行任务,偏偏我们三个还对上了这个时代原有的三个人,我们都已经熟悉了这个环境,而他们却还没有下达任务…”

“会不会总部出了问题?”雷狮打断道。

“应该不会,”柠檬推门走了进来,关上房后,走到了房间中央,指了指放大的电子屏,“总部的连络信号一直都在。”

“难道他们不打算管我们了。”凯莉撕开棒棒糖的包装,有些慵懒地说道。

“他们不管我们可就回不去了。”

“要不你占卜一下?”雷狮问。

“没用的,试过了。”

“那我们还是再等等吧。柠檬,你一有消息就通知我们。雷狮,我们还比不比?”凯莉问。

“比,当然比。”雷狮回道。

柠檬看着他们两个的眼睛,勾起一个笑容,

“这想法还不错,带我一个呗!”

~~~~~~~~~~


靠对话撑。。。

最后还是成穿越了。。。

自己都没懂。。。

落殇(1)雷瑞

这可能是一篇主雷瑞的all瑞

万一我不行了就雷瑞吧

我也是懒得可以。。。

希望大家不嫌弃就行

我可能一脑抽就成了穿越。。。

~~~~~~~~~~

“三太子殿下,格瑞先生到了。”

正在摆弄花草的男子听言微微一愣,随后嘴角便勾起一抹笑意。

“吾请他请了那么多次,这次他终于肯来了么。”

“但是,”侍女顿了顿,“先生他…还是没有收您给的任何东西。”

“我也没指望他收。”男子好像也不意外,转过身径直朝着庭院走去。

“我们格瑞先生真是好大的架子啊,吾请了这么多次,才肯来么。”男子边说边将帘子放下,帘子碰撞发出丁零零的声响。

称作格瑞的银发男子抬眼看了看,抿了抿唇。

见格瑞不语,男子也不恼怒,走上前去,抬手捏住对方的下巴,使格瑞被迫看着他,勾起唇角,向格瑞耳边凑了凑,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怎么,不说话?”

格瑞微微蹙了蹙眉,挣开对方的手,头往后缩了缩,双手抱拳,

“殿下,请自重。”

啧,设趣。

雷狮对着格瑞耸了耸肩,随后便在格瑞对面坐下,“你应该知道吾请你来是为了什么。”

“知道。”

“那你的答案是?”

“吾都已经来了,自然也就是答应了。”

果然,雷狮听言笑了笑,起身走向院中的那棵梅花树,看似随手的折下一枝梅花,绕了一圈后又坐回原位,将手中那枝正开得艳的梅花递给了面前的银发男子,

“你可想好了,上了吾这贼船再想下去可就不容易了。”

格瑞朝面前的黑发男子扬了扬嘴角,接过身前的那枝梅花,

“不过,如果吾想下去的话,您应该也拦不住。”

“那你大可以试一试……”

格瑞没有再接雷狮的话题,一阵静默后,

“那么,殿下--”

雷狮抬抬手打断了格瑞的话,

“不用叫吾殿下,吾名雷狮。”

雷……狮
真是个好名字啊
就是少了点优雅…

“那么,雷狮,吾先回去了”

“可以,你回去把东西都收拾收拾。”

“嗯?”格瑞不解。

“那么惊讶?从明日起,你就住在吾这了。”


~~~~~~~~~~

文笔一如既往的渣

我只想证明一下我是个雷瑞党!

是个瑞吹!